周永康陈绍基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相曝光 – 台湾时报

周永康陈绍基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相曝光

一提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网上看到造谣的文章而不知真实情况的人会说“他是坏人”,因为中国广东公安早就发布过“义云高诈骗案”的《通缉令》,还上报由国家报国际刑警,国际刑警根据中国的要求也发了通缉令,而“义云高”就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认证前的俗名。问题是,国际刑警的通缉令已发布十二年多 了,祂为什么还自由出入国际间没有被通缉呢?还不应该想一想,是真正犯罪了吗?多数时间,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公开在美国,不仅从未躲藏过,还经常公开到各国讲学和接待各界人士,甚至亲自到美国国会接受“世界和平奖”颁奖,当天就有很多警察在场。国际刑警可以毫不费力将其缉拿归案,但为什么各成员国的警察都不行动呢?这背后真相究竟是什么?

据知情人透露,所谓“义云高诈骗案”其实是当时正担任四川省省委书记的周永康和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陈绍基(后任广东省政协主席,因贪污腐化于 2010年被判死缓)联手陷害 第三世多杰羌佛编造出的假案。

事件要追溯到 1999年,当时刘百行、黄晓穗都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学生,因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发生诈骗,第三世多杰羌佛让大家成立了检举小组,设检举箱。 黄晓穗求第三世多杰羌佛撤销检举,羌佛不同意。由于诈骗人是黄晓穗,因此她恨之入骨,在检举小组成立的第二天,便蒙蔽刘百行等人,诬蔑说羌佛是无恶不作的坏人,三天便关闭了香港大师馆,造成了检举小组不撤自散。而黄晓穗的干爹牛某出自四川,当时是中央某部副部长,其儿子牛某与黄晓穗合伙做生意,牛某与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和广东贪官陈绍基是直接工作关系,牛某对羌佛怀恨在心,就通达周永康和陈绍基策划制造了“义云高诈骗案”。周永康和当时的成都市长李春城分别在迫害文上签字,强令关闭了成都市计委批准的、由大邑县政府修建的属于官方的“义云高大师馆”,私吞了馆内陈列的由第三世多杰羌佛提供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己创作的一百多张书画,而且政府没有任何所需而故意推到了羌佛在中国唯一的房产–位于成都新华西路十九号的住房,不给一分钱赔偿,至今那块处于闹市中心的地还荒在那里,未作任何修建。2002年6月20日,深圳公安在陈绍基的指使下,以莫须有的“合同诈骗”为由出具“刑事案件立案报告表”对“义云高”立案:称,2000年4月义云高与刘娟签了合同,将已售出的深圳市吉祥楼盘售卖给刘娟,骗得一点五亿元人民币。深圳公安对刘娟实施了刑讯逼供,并将港商刘百行被其师姐黄晓穗欺诈财产的事情栽赃给“义云高”。因此整个案件在媒体报导中只有上述两个“受害人”。尽管 2002年11月,经香港廉政公署起诉, 黄晓穗及其胞弟因将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刘百行的房产)非法抵押给银行骗贷款,被香港高等法院以诈骗罪分别判刑十一年和七年半,陈绍基主持下的广东省公安厅明知罪犯是黄晓穗,但不得不服从执行他的上司旨意,照常将其诬陷在羌佛身上,2002年底,广东省公安厅仍发布《通缉令》通缉义云高”,但其说法又与深圳公安局的立案报告书自相矛盾了,称“从受害群众手中骗取约六千万元人民币的巨额财物”,那到底是深圳公安局说的是真的,还是广东公安厅说的是真的?这莫须有的“受害群众”是谁?实无此人,不可笑吗?

周永康上调北京担任政法委书记直至政治局常委后,继续迫害第三世多杰羌佛。2004年底,国际刑警组织虽然根据中方申请发出《红色通缉令》,但就在当时很快就发现案件疑点,因此立即重新立案,展开了为期三年多的详细调查。国际刑警最后确定这是迫害诬陷羌佛的假案。同时中国有关部门也核查到义云高无犯罪事实,遂于2008年6月11日主动打报告请求国际刑警撤销通缉,试想,如果有罪,中国会主动请求撤销吗?2008年10月在第七十二届“国际刑警组织文件控制委员会”大会上,通过结论:无罪,国际刑警正式宣布撤除“义云高”《通缉令》及整个案件,并正式下文告知全世界各成员国不准留置“义云高”,国际刑警还 专门致函第三世多杰羌佛陈述了经过。

事实真相是,至今为止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未有过任何违法犯罪言行,也没有任何法院或司法机构对祂做出任何“有罪裁决”。祂于1999年8月1日合法应邀抵美讲学并合法定居美国后从未回过中国,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中国没有成立过任何一个公司,因为羌佛不做任何生意,不但没有跟刘娟签过合同、做过买卖, 而且退到一万步,就是想签也无权签,因为大吉祥楼盘的公司不是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该公司没有任何职务,连员工也不是,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跟任何人签过合同!公安是凭空诬陷羌佛,根本拿不出这份合同,公安只有诬蔑羌佛的假的“刑事案件立案报告表”,否则,就请公安拿出这份合同在网上,让大家看看事实吧!刘娟早在 2003年时就在美国写过一份《陈述》,通过公证后寄给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证明她当时是受刑讯逼供后,“公安要我怎样说我就怎 样说,按公安的意图”做的假供,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没有诈骗过她。另一个“受害人”刘百行也在2014年12月9日的香港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说,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骗钱,是黄晓穗欺诈他的财产,2015年4月23日,刘百行又再次写证明说:“我的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骗过我!骗了我六千多万港币的是不肖师姐黄晓穗,香港法院已经判了她九年徒刑,收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我一直认为我的师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最伟大无私的。”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案件“受害人”和国际刑警组织都先后公开证明这是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假案,中国又曾请求国际刑警撤销了红色通缉,为什么广东公安的《通缉令》还挂在网上,而不做了结,还人清白呢?这就是整个事件的核心所在了!

据透露,当年以陈绍基为首的广东和深圳不法公安人员借办案之机私吞了许多财物。他们不仅掠夺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几十年心血创作的七百多幅书画,吴文投购买收藏的七十多幅古代名画(若按现今羌佛的书画拍卖价格,被私吞的书画价值至少四百多亿人民币),还掠夺了刘娟和吴文投合开的珠宝公司中的几十斤黄金和珠宝、名表等财物,这样的大老虎不吃人才怪呢!

虽然以周永康、陈绍基为首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贪官们,后来因自己在另外案子上的腐败堕落相继被查到判了刑,但当年贪腐的办案员警依然混迹在广东公安队伍里,他们为掩盖自己的贪污罪行,极力阻止撤销《通缉令》,原因是担心自己的贪行暴露,便四处散布谣言,故意把 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成是坏人,以此来迷惑大众,掩盖自己的贪腐。更为关键的是,大慈大悲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对于任何陷害,诽谤,从不计较,也从不申诉,乃至“世界和平奖评审委员会”人员了解到真相后问祂,为何不把国际刑警的调查结论拿出来驳斥谣言时,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我要做的事是:众生的一切造业罪过由我承担,我种的一切善业功德全给你们。拿出来清白了我,诽谤我的人就不清白了,他们的罪业谁承担?”

而据媒体报道,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年时就已向全世界宣布“终生不收任何人供养”,几十年来,祂拒收别人供养千万、上亿资产的实例数不胜数,而且, 在 2015年3月“纽约春季拍卖会”上,第三世多杰羌佛以不到两个小时创作的《墨荷》,只一张画就以一千六百五十万美金拍卖价夺冠,远远超越了此次春拍会中国古今大家的画价,这样一个有着巨大财富成就的伟人会去诈人钱财吗?值得深思,更值得中国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四百多亿的财产、几十斤的黄金珠宝到底被谁贪腐 了?

(文 / 鹤楼)

发布日期: 2016-03-09 10:00:36